货币政策的内外新线索

货币政策的内外新线索

货币政策的内外新线索

程实 钱智俊

桐花万里丹山路,雏凤清于老凤声。 2020年上半年,伴随宽货币政策发力,市场流动性逐步趋于充裕,表明中国货币政策的总量功能已得到较好修复。迈过年中,近期国内外形势变化所形成的新线索,则有望牵动下半年的货币政策重心从总量功能转向结构功能。

放眼外部,随着贸易博弈的长期化,其对国内稳增长的压力边际减弱,而对央行资产负债表的隐性冲击正在凸显,亟待进行结构性政策应对。聚焦内部,度过短期风险涨潮之后,合理适度的信用分层作为金融供给侧改革的必经之路,仍需稳步推进,结构性工具更利于实现这一长期目标。

有鉴于此,下半年,针对中小金融机构的定向降准、多渠道补充资本金等措施有望出台。随着政策重心转变,银行间市场流动性将从当前高位下滑,但仍将保持合理充裕。信用风险溢价中枢将先从超调状态回落,然后逐步温和抬升,而挤出水分的无风险利率料将进入长期下行轨道。

  外部新线索:

消解对央行资产负债表的隐性冲击

以6月末G2020年8月至2020年5月,外汇占款脱离原本稳定的中枢水平,已经累计减少约2761亿元,或将是新一轮渐进式下行周期的起点。

如果上述隐性冲击进一步深化,则将牵动内部货币政策。回顾历史,这一隐性冲击并非新鲜事。2020年,因为全球产业链条调整,中国国际收支从 双顺差 转变为 资本项目逆差+经常项目顺差收窄 ,引致外汇占款从历史高峰大幅下滑,3年间缩水逾4.9万亿元,基础货币由被动投放变为被动回笼。针对这一局面,央行大力推进货币政策工具创新,通过MLF、SLF、PSL等新工具,增加逾8.9万亿元的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,有效抵补外汇占款的空缺,保障了基础货币投放的有序增长。

但是,面对本轮隐性冲击,货币政策的调整尚在途中。从边际走势来看,2020年8月至今,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的规模出现明显下滑。从资产结构来看,2020年1月至今,在央行总资产中,外汇占款与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的比例之差出现反弹。从政策搭配来看,虽然前期多轮降准对MLF具有置换效应,但是并不足以完全抵减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的净收缩。2020年8月至2020年5月,MLF余额下滑逾1.5万亿元,而降准置换MLF的规模累计为1.15万亿元,存在一定缺口。

展望未来,为使基础货币投放与实体经济运行精准匹配,上述隐性冲击作为一个重要且长期的干扰项,需要适时予以针对性处置。从处置方式来看,有两种备选方案。其金丽棋牌app一,是从央行资产端着手,通过扩大MLF规模,以再度扩表,继而增加基础货币投放。其二,是对央行负债端进行结构优化,通过进一步定向降准,将其他存款性公司存款转换为基础货币。考虑到近年来MLF所展现出的 价格歧视 不利于破解中小企业融资瓶颈,因此第二种方案更为可能。

(责任编辑:金丽棋牌app)

本文地址:/shuxun/20200629/8167.html

上一篇:要把华为 钉牢 在黑名单上美议员这招遭批 下一篇:宗校立:刺激要素已经就位 美元今晚或出现一波行情